900多人排队喝毒药造成美国史上最大的自杀事件琼斯镇惨案

2021-03-19      点击:

  没有人会想到,在这一天,会有近千人的生命随着他们身体的一点点抽搐而终结,其中还有近1/3的人是儿童。当救援队走进镇子时,整个镇子是一片死寂,毫无生机,没过多久,令世人震惊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座凉亭周围,躺着密密麻麻的尸体。

  这场集体的自杀事件发生在美国的上个世纪,“人民圣殿教”的教徒,在教主吉姆·琼斯的胁迫下集体自杀。909人因服用氰化物身亡,其中304名是儿童,而一些拒绝自杀的人被强行灌进毒药,整个营地只有5个人幸免于难。这起事件被称为琼斯镇惨案或者人民圣殿教惨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穿越回1978年,一起回顾这一事件。

  圭亚那是南美北部的一个国家,1970年2月23日成立共和国,国内政治没少受美国的影响。1974年,圭亚那政府将一处地理位置偏僻,土壤贫瘠的1500公顷土地,租给了美国的一个组织“人民圣殿教”的教主吉姆·琼斯,用来建立据点传教,所以该地点也被信徒们称为“琼斯镇”。

  1978年11月17日,距离琼斯镇10公里的凯图马港飞机场,有一个未受邀请的团队前来小镇参观和考察。这个团队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议员里奥·瑞恩所率领的代表团,主要由美国政府官员,记者和一些信徒的亲属组成。这次来的目的是调查该镇是否存在虐待和谋杀信徒的问题 。

  经过一天的调查和采访,60多名教徒们都表示他们在这里很开心,并没有遭到虐待,也不想离开这里,因此代表团一行人觉得,这里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不堪。

  1978年11月18日早上,原本要回程的代表团再次来到镇上,心生疑惑的瑞恩直截了当地告诉琼斯:“有人给我塞纸条了,说想和我一起回美国,我就是来问一问,还有谁想和我一起走。”陆陆续续的有15名信徒都走出来表示想跟瑞恩离开,此时瑞恩等人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下午16点40分左右,代表团一行人来到凯图马港机场,由于返程增加了人数,不得不临时再调一架飞机。就在第一架飞机登机完毕,飞机开始起飞的时候,“离教者”里有一人突然掏出手枪向周围的人射击,于此同时,一辆载着琼斯镇“武装自卫队”的车从丛林里窜出,拿着枪向还没开始登机的人疯狂扫射,一时间枪声、尖叫声四起。

  代表团中的议员瑞恩、3名记者以及1位离教者5人遇难,部分逃走的幸存者向上级部门报告了这起事件。美国代表团在本国遭遇袭击,伤亡惨重,这还得了,圭亚那政府立即展开了救援与调查。在得知,没有将瑞恩团队团灭,还有人逃跑了,自知罪责难逃,就决定实行“白夜”计划。

  琼斯命人准备了一个盛着红色液体的金属大桶,再将镇里的信徒召集到圣殿集合,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演讲结束之后,每个人都要领取一小杯红色的液体,这种液体被加入了大量的安定、水合氯醛、氰化物、异丙嗪等药物,人在喝下之后,5-10分钟就会死亡。

  就这样,小镇上900多人一个一个地排着队,领取红色液体,第一个喝下去的是一个1岁大的孩子,他的母亲将一个去掉针头吸满毒药的注射器,塞到自己孩子的嘴里注射毒药,然后自己又喝下了毒药,一场残酷的杀戮已经静悄悄的开始了。

  人们一个一个地倒下,一部分理智的信徒,看到其他人痛苦挣扎,就开始抗拒,但都被“武装自卫队”给抓住,强行灌下毒药,当所有信徒都倒下后,琼斯自己也饮弹自尽了。

  也许你会奇怪,为何大部人都这么听话,连死都不怕的么?一方面琼斯经常给信徒们洗脑,外面社会极其凶险,而琼斯镇基本上与世隔绝,所以大部分信徒都认为琼斯所说的就是事实。

  另一方面琼斯将“geming自杀”定义为“白夜计划”,平日里早就演练过多次,每一次信徒们都是被要求喝下所谓的有毒液体,进而测试教徒们对教会的忠诚度,这种狼来了的事件经常发生,而谁又能想到,这次狼真的来了。等到第二天上午6点左右圭亚那救援队抵达镇上时,已经是尸横遍野。

  经调查人员反复清点,最终确定,琼斯镇一共有914人死亡,其中5人是在凯图马港口被枪击身亡,整个镇子只有5个人幸存了下来,其中2位是行动不便的耳聋老人,由于被其他信徒遗忘而幸存,还有2位是假装服毒后逃走的年轻人,最后一位是躲在附近森林里的一个5岁小男孩。

  美国“人民圣殿教”,900多名教徒,在其教主吉姆·琼斯的带领下集体自杀,个吉姆琼斯到底是何许人也,竟能号召几百人集体自杀?

  1931年,吉普·琼斯出生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东部的一个小镇,父亲是美国三K党的骨干分子,琼斯从小受家庭的影响,对宗教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并希望自己长大以后能成为一名牧师。

  1953年,22岁的吉姆·琼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建起了一座小基督教教堂,取名“国民公共教堂”,宣传自由平等,种族平等,扶贫济困的宗教宗旨。这时的他招募到一些信徒,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听他传经布道,吉姆琼斯开始做起了慈善,比如设立免费饭堂,给失业的人找工作,收养不同肤色的孩子,组成彩虹家庭等等。

  那些长期饱受白人歧视、忍饥挨饿过着绝望生活的人们,被琼斯这一系列的举动所折服纷纷追随。慢慢的他拥有了越来越多的狂热粉丝,这些粉丝称,他们的身体和心理都会在教会得到依托。

  1960年,琼斯第一次使用“人民圣殿”这个词,此时他的教堂全称为“人民圣殿纯福音教堂”。1965年,琼斯利用预知未来的“超能力”,预测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谎称在1967年7月15日,世界将核弹大战,世界灭亡,所以他将要在地球上建立一个安全的伊甸园。以此为借口,他带着30名骨干成员,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红杉谷,建立一座人民圣殿基督教堂。

  之后的五年中,“人民圣殿教”不断发展壮大,并在加州的很多地方都设立了分部,最后将总部搬迁到了旧金山。70年代初,琼斯开始扭曲基督教的教义,鼓吹自己在几千年前曾化身为释迦牟尼,创立佛教;化身耶稣创立基督教;后来又转世为印度的国父甘地,最后一次化身是俄罗斯革命家费拉基米尔列宁。

  这时的琼斯为了继续扩大团队,又加入了新的创意,对于患有疾病的人可以提供信仰疗法。琼斯带着信徒对外宣称,他们可以徒手隔空从人的体内抽离癌细胞和肿瘤。因此还进行了多次的治疗布道表演秀,利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制造“神迹”,琼斯靠着纯熟的演技,使得他声名大振,慢慢的成为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

  1975年,琼斯被评为“美国百名优秀牧师”,隔年,又被“洛杉矶先驱调查者报”提名为本年度人道主义者,很多虔诚的信徒将他视为圣人,更有甚者会把薪水、财产、房子等都奉献给他。此时如日中天的“人民圣殿教”是一个得到美国政府庇护的组织,每月光是从政府那里就能领取到巨额的补贴,琼斯开始饱享这一切,此时的“人民圣殿教”也开始悄然变味了。

  首先他以自己和信徒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为由,要建立一个自己的“武装自卫队”;其次,琼斯采用残暴的手段排除异己,只要有信徒提出要离开教会,他就会称这些人为“叛徒,想方设法地迫害他们”。

  在少数信徒离开人民圣殿教后,圣殿教的内幕才被慢慢揭开,比如假装神迹治愈疾病,对信徒使用酷刑,窃取信徒财产等等。眼看在美国混不下去了,琼斯就号召信徒启用应急计划,准备带着信徒跑路来逃避即将面临的各种指控。

  1977年,琼斯经过多方考量,终于决定搬到南美洲一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国家:圭亚那。琼斯早已在这里租了一片贫瘠的土地,占地1500公顷。他对信徒许诺,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平等的、不分种族、没有邪恶的“乌托邦”,约有1000多名核心信徒,跟着琼斯、抛家舍业,来到这片土地上。就这样,神秘的琼斯镇成立了。

  由于琼斯镇与世隔绝,交通不便,土壤贫瘠,信徒们每天都要出去劳作垦荒。为了进一步巩固信徒对自己的支持,琼斯颁布了更加严格的教规。对儿童的教育工作都由其本人负责,而这些孩子们都要称呼他为“爸爸”,所有儿童都要接受集体照料,对于教会的成年人,增加了日常的训导教育,时常要进行到深夜。

  “我们是在从事一项被后人推崇的伟大事业,目前所做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会被载入史册,所有人都会得到永生。”

  不仅如此,琼斯还亲自录制一些诋毁外界的新闻报道,在镇子上用高音喇叭播报,让所有信徒都可以每时每刻地听到他的声音。这样的操作让信徒们完全没有了个人生活和思想空间,而琼斯则是住在应有尽有的豪华房间,私生活也是极其混乱。

  1978年2月,土壤贫瘠的琼斯镇根本无法做到自给自足,贫穷的生活,繁重的劳动,又加上有一半人都得有腹泻、低烧等问题,有人终于受不了了,开始逃跑。琼斯就建立了一个由心腹组成的“武装自卫队”,一旦有人造反,就可以轻而易举的。

  但俗线月,一名叫黛博拉·雷顿的信众终于逃了出来,并对外界详细说明了她在人民圣殿教遭遇的残暴统治,有越来越多的信徒亲属要求政府彻查琼斯镇,于是就有了开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议员,里奥·瑞恩率领代表团访问琼斯镇的一幕,以及后面的集体自杀事件。

  “人民圣殿教”集体自杀的当天,“人民圣殿教”的总部乔治敦,有一个信徒接到“白夜”计划的行动命令后,带着自己三个年幼的孩子进行了“geming性自杀”。自此,琼斯镇惨案,一共造成918人死亡,其中三分之一都是未成年人,所有遇难者的遗体被运回国后,大部分被安葬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常青公墓。

  2011年的时候,墓地树立了纪念碑来纪念这些遇难的人们,这场大屠杀在美国引起了巨大轰动,人民圣殿教也被列为全球危害最大的组织之一,琼斯镇惨案也是美国历史上除了911事件之外因非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