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大选:为了独立不得不开采全球第二大稀土矿床

2021-05-10      点击:

  当地时间4月6日,丹麦的自治领土格陵兰将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多家外媒刊文指出,此次大选中有关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开采问题成了格陵兰全岛上下最为关心的议题,在此之前,格陵兰多股政治势力已就该议题博弈超10年之久,其中既有支持开采的声音,也有极力反对的呼声。与此同时,全球采矿业也在密切关注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命运。

  《今日北极》新闻网站此前报道称,格陵兰上一次议会选举于2018年举行,当时获得12个议席的前进党(Siumut)、6个席位的与1个席位的“我们土地的后代党”(Nunatta Qitornai)组成了执政联盟,由此拿下议会多数席位(格陵兰议会总议席数为31席,拥有16个席位便可组建联合政府)。

  2020年11月,格陵兰总理金·基尔森在其所在的前进党党内领导人选举中败给了埃里克·詹森,但基尔森拒绝按照惯例卸任总理,不同意让胜选的詹森接任,两人由此矛盾连连。

  与此同时,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开发事宜也成了彼时的执政联盟争论的焦点,当新任前进党领导人詹森一反基尔森的态度,对开发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益处表示怀疑时(基尔森曾积极推动该矿床的开发事宜),离开了联合政府,执政联盟由此失去了多数席位。前进党因此宣布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议会选举被提前至2021年4月举行。

  美国WHBL新闻网站5日报道称,除了住房、渔业与争取自治权等议题,格陵兰此次大选中最为重要的议题便是Kvanefjeld稀土矿床的开发问题。

  半岛电视台5日报道称,Kvanefjeld矿床位于格陵兰岛南部的纳萨克(Narsaq)港附近。《澳大利亚商业评论》此前刊文指出,据勘探,Kvanefjeld矿床的稀土氧化物储量位列全球第二,同时其铀储量则位列全球第六,此外还有大量的氟化钠。正因如此,Kvanefjeld矿床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多元素矿床之一。

  尽管早在上世纪50年代Kvanefjeld矿床已被勘探到,且其丰富的铀储量一度引发了各界的开采兴趣,但该地自然环境严酷(矿床旁边的纳萨克港年平均气温仅为0.2摄氏度),加之1983年丹麦政府决定不开发核能,故Kvanefjeld矿床的开采工作并未开始。

  2007年,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GGG)取得了Kvanefjeld矿床的所有权。3年后,格陵兰自治政府通过了放松采矿监管的法案,为当地大规模开采铺平了道路。2015年,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向格陵兰自治政府提交了采矿许可申请,要求以露天矿场的形式开采矿物。半岛电视台报道称,2016年,中国盛和资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上市)获得了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11%的股份,由此成为其最大股东。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资料显示,Kvanefjeld矿床不仅蕴藏着可加工为核燃料的铀矿,而且其蕴藏的稀土矿物还可用于生产智能手机、平板显示器、激光器等电子产品与航空航天设备,甚至还可用于制造风力发电机、电动汽车等气候友好型工业制品。

  开发Kvanefjeld矿床也可为格陵兰带来大量经济收益。《日本时报》5日报道称,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宣称,该矿床经开发后可被持续开采37年,可提供700余个就业岗位,且一开始其中过半的岗位就可由当地居民获得。考虑到Kvanefjeld矿床所在的库雅雷克市镇总人口仅约6500人,故这对当地经济来讲已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发展机遇了,更何况离矿床最近的纳萨克2019年时的失业率已超过10%。

  而在整个格陵兰的层面,开发Kvanefjeld矿床也有助于该自治领土实现经济独立。《日本时报》刊文指出,眼下渔业占格陵兰对外出口货物的90%,也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与此同时,格陵兰自治政府每年获得丹麦政府给予的5.2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0.71亿元)财政补助,占格陵兰自治政府年度预算的三分之一。

  “格陵兰超过90%经济活动与渔业有关。为了变得更加独立,我们必须发展其他产业。”詹森曾如是说道。

  假使Kvanefjeld矿床开发成功,那么格陵兰每年可多获得2亿欧元的财政收入。根据一项格陵兰与丹麦达成的协议,矿床开发成功后格陵兰每年收到的财政补助将会减半,这也符合格陵兰民众追求独立的意愿。

  《今日北极》刊文指出,不少支持Kvanefjeld矿床开发项目的民众认为该项目有助于加快格陵兰从丹麦独立的步伐,主张格陵兰脱离丹麦完全独立的前进党也因此一度坚定支持开采Kvanefjeld矿床。

  然而,与此同时,也有民众持反对意见,认为采矿会给格陵兰留下持久而难以消除的污染。

  “没有人想要买在铀矿旁边养大的羊。”披塔·隆德(Piitaq Lund)说道,现年31岁的他在Kvanefjeld矿床附近的山上饲养了550头绵羊。半岛电视台刊文指出,Kvanefjeld矿床所在的格陵兰南部地区是岛上唯一一块气候适合开展畜牧业生产活动的区域。

  现年61岁的埃伦·弗雷德里克森是一名教师,她也住在当地一座以牧羊为主的村庄内,该村人口仅为30人。埃伦·弗雷德里克森坦言,自己担心采矿会引发含铀的尘埃散发到空气中,进而污染附近区域的土地,影响居民的生活与工作。

  此外,由于需要处理采矿形成的污染物,格陵兰矿业有限公司还计划建造两个额外的水坝来存放含废料的污水,埃伦·弗雷德里克森对此表示担心,称水坝一旦崩溃,后果不堪设想,“这是将难题留给了后人来解决,我觉得这是极度考虑不周的。”

  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工作的格陵兰地质学家米尼克·罗辛对此表示认同,强调水坝恐怕难以长久地蓄积采矿形成的污水。

  正是有了这样的民意基础,格陵兰最大的反对党——因纽特人共同体(Inuit Ataqatigiit)虽然同样主张独立,但其反对开采该矿床,并承诺不向格陵兰矿物有限公司授予采矿许可证。不过,该党议员索菲亚·盖斯勒坦言,因纽特人共同体并非反对所有采矿活动,该党主要反对的是涉及提取铀与钍的采矿活动,因为两者均为放射性元素。

  格陵兰报刊《Sermitsiaq》的政治栏目编辑詹辛尼·白瑟森坦言,鉴于因纽特人共同体强烈反对开采Kvanefjeld矿床,其在大选中获难以觅得组阁伙伴。WHBL也刊文指出,虽然大多数格陵兰居民将脱离丹麦的独立视为长期目标,但他们也认同格陵兰首先需要发展经济。